homepage

易经

query app


在金融学中如何借鉴易学的奥妙

1997-11-12─1998-2-12期间,在我将张氏理论用於外汇期货的一个实验里,进场38日,共进行66次买卖,结果是45次获利,21次损失,我所运用的买卖资金,增长共3175.9%。

亦是说,短短的三个月期间,投入的 10,000.00美元,已升值为 327,590.07美元。 这些实验包括了对损失的承受,即测试巨额损失对定力、判定力和思维的干扰和影响;故意反方向,找出并等候到其底线,以确定正数和负数时候的分别;多个账户的同时操纵,人为地使某些账户盈亏参差,总和後仍然盈利,以便在日後需要时可以使用;提前预定多个指令,曾试验过在同一户口一次预定四十次交易的指令,这批指令後来需差未几十五天才全部执行完毕,结果是令人振奋的。

我发现:盈利对思维的干扰和影响,远弘远於损失。正所说的高处不胜寒,大有大的难处。此干扰和影响的比例大约为3:1,即盈利1倍时的干扰和影响相当於损失3倍时的干扰和影响。亦是说胜利比失败更难以应付,正所说的利令智昏,财迷心窍!所以我是以如履薄冰的心理去迎接胜利的。

同时,亦深深体会到易学的精深,比如说当卦象提示是可以在什么价位成交(固然是事实),当有“是否”的意念一闪,由于与市场的方向相反,且相距大於1000点,从6957跃升至7960(日元期货),亦仅仅是那么一念而已,马上就乱套了,自己亦觉得可笑,“初噬告,再三渎,渎则不告”。

就像血癌病患者,相同的病情,成年人和小童治疗难度的比例是9:1,由于成年人太多思维了,而小童则天真无邪、无忧无虑、没有经验、不会怀疑,所以治疗时很轻松,远比成年人轻易;或者像醉酒之人,假如从行驶著的车上跌下,或从高处坠地,其生存率将会远远高於其他凡人,由于其无恐惧、不知害怕、不会挣扎、手脚不动,是标准的自由落体状态,所以大部份的时侯是下肢先著地,受伤多为下肢,不会危及生命(人体以下肢的比重为大,重量弘远於其他部位;而头部、胸部和腹部多有空腔的部份,比重较轻);且人类/生物有其与生俱来的求生本能,这种本能只有在无所畏惧,或无所思、无所虑的状态下才能发挥出来,这是大部份的一般凡人可望而不可及的,也是众多的修炼者所梦寐以求的,而醉酒之人则在不知不觉之中,刚恰好地、恰如其分地做到了这点。

或者说,他们没有太多的主观干扰因素。

我平时在下买卖的指令时,习惯给多3点的缓冲时间,即指令在到达波谷或波峰之前3点,以保证指令可以被执行,由于经纪执行指令有时间上的延迟,假如我可以直接下单的话,连这3点都可以省免,这样就可以把成交点放在波谷或波峰上了。

这些实验纯粹是使用易学的知识,与期货知识无关。由于我是从医出身,以前对期货和金融完全没有概念,就算到今天,对那些辛涩的术语还是莫名其妙,包括货币之间的换算、基差、套期保值和交叉盘等等。


相关阅读

近期热点: